“为了保持灵魂的宁静,一个人一天要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。”

关于

【hollanfield】七年之痒(五)

困懵了,不知道在写啥,拖泥带水矫揉造作,考试月减压专用,剧情已经扔没了。

特别短。


“然后呢?他给了你一巴掌?”Harry端起汽水瓶嘬了一口,假装关切地问坐在对面的Tom——对方一边托腮看着窗外,一边无意识地拿叉子戳盘里的土豆泥,脸色并不比盘里的一片狼藉好看多少。

就显得Harry此时眼中好奇的闪光格外不合时宜。

“那倒没有……我还宁愿他给我一巴掌呢。他听我说完,就转身下楼带James玩去了,好像完全没听见我的表白。”Tom隔着玻璃窗对在庭院里一个人玩的小侄子挥了挥手,扭头却对Harry抱怨,“我怎么觉得这小子是插入我们婚姻的第三者啊?Asa光围着他转了,好像我是可有可无的那一个……”

Harry...

最后还是基友实现了我“有人给我的文配图”的理想呜呜呜呜我爱单老师我爱骨科!!!考试一结束我就要投身搞骨大业💪

單:

随着剧情的发展骨科是越来越好吃了哈


我给骨科唱一句“不要~躲避~看穿彼此的眼睛~”

毕竟哥哥还会给弟弟编花环

我再思考哥哥真是心灵手巧

那骨科年下我又可以再战一万年


p2是给一级甜品烘焙师云老师的小骨科烤红薯!!!又暖又甜!!!啾咪!❤️❤️❤️

【郑朝阳×郑朝山】芽

年下!!!!!!

年下!!!!!!

年下!!!!!!

私设一堆,ooc严重,所有bug都是因为我脑子不够。

单老师 @單 说骨科香年下妙,所以我来了,有生之年人得搞一把同行✊

【警告】有引起医学生不适的内容。

我屁话太多了,这篇弟弟视角,有时间搞个哥哥视角。

【再警告一哈】弟弟一点点黑。


北平的冬天,难得有不下雪的时候。


郑朝阳只比窗台高那么一点,从被窝里一骨碌坐起来就趴在格子窗前往外瞧,瞧着四合院里什么都披了一身白,又好看又干净。


叫他想起来在医学院念书的哥哥。郑朝山入校拿到白大褂的那天就被他求着换上看看。


哥哥笑他好没意思,但还是一边摇头一边抖开换上。


扣子从下往上一粒一粒...

让他降落——评《等你靠岸》

你呼吸着阳光,我呼吸着月亮,可我们在同一的爱情中生长。


 追更新的时候好像总是在夸will,两个宝贝崽里我确实更偏疼will一点,但是——怎么会有人不喜欢Peter Parker呢!


纽约上空晃来晃去的小太阳,用蛛丝把罪犯先生的嘴堵上还要贴心地戳两个洞,窗边的小黄鸭都被他排了名字辈分,他看这世界处处可爱,他就是最可爱的那一个。每天好像都有用不完的活力,一朵永远释放善意的太阳花,满头棕色卷发的小松鼠,一切阳光下明媚的东西都能用来形容他,是和 will截然不同的人,千年寒冰都能被他的辐射融化成一滩水。


但是鲤老师写出了这个乖孩子的另一面,他并不是永...

小冷圈出本不容易!!!!(´;ω;`)35你买不了吃亏!35你买一份纪念!

TRIBEYE:

【本宣!】『SERENDIPITY』意为『意外发现的珍宝』
荷兰傻合志《SERENDIPITY》出生啦!
预售时间为10.4晚八点—11.5,预售链接点这里
具体信息及试阅戳宣图~
另外,微博上有【转抽】转发里啾一个小可爱送荷兰傻钥匙扣x1 (如p2)

参本人员:
文阵:  @雾宅宅宅   @水在云   @半两_Q  、 @Clair de Lune  、 ...

【hollanfield】归途(大结局)

欠了co导 @COCOZZA  八辈子的车终于开出来了!!!

谢谢鲤老师拦下了我打孩子(???)的手,让这个我最喜欢的小孩呱呱落地!!!

归途确实是我最喜欢的故事了,但我没有写好,没能把这个故事写得更讨人喜欢一点,最大的努力就是让这个世界的阿沙和小荷拥有最好的结局。

后面还有个小番外,有空再写。


六.

Tom半搂着人出门,Asa歪倒在他怀里,就像在晚宴上一时贪杯的醉汉,而Tom Holland就是主动出手把人扶上车的伦敦好邻居,正符合他一直以来示人的热心肠


七.

他们这两条命定的藤蔓,在谎言的土壤里长出来,苦哈哈地纠缠了十年...

【hollanfield】七年之痒(四)

小孩子怎么总有源源不断的活力。Asa闭着眼感到James正用那头热乎乎的小卷毛蹭自己手臂时,就这么想。早晨不知道几点钟的阳光不经窗帘阻挡,长驱直入地覆上他的面颊和眼睑,他只能看到一片滚烫的红色。


等他的手被一双远远高于自己体温的手掌包裹住,他终于装睡不下去,笑着睁开了眼。


——看到了比阳光更滚烫的枫糖色眼睛,和明明深刻于心却升起一层陌生感的,好像永远热烈发光的少年脸庞。


他那句“别闹了”,就在舌尖滚了一圈,最终也没冲破紧闭的嘴唇。


Tom正轻轻握着他的一只手,好像很怕吵醒他,很小心地把柔软的卷发靠在他的手臂边,乖得像被抛弃的小朋友。


可是哪有这样的事——Asa收起...

【hollanfield】七年之痒(三)

“如果他为了一个女人离开你,你是可以宽恕他的;如果他为了一个理想离开你,你就不能了,对不对?你认为你是前者的对手,可是同后者较量,就无能为力了,是不是这样?”


Asa牵着James回到那栋位于郊区的三层小别墅时,天已经暗得没有一丝晚霞了,而屋子里并没有亮起灯。


Tom还没有回来,可能今天也不会回来。


Asa在门口站了几分钟,直面一片黑暗和令人无力的安静,像这一年多来的无数个夜晚。如果没有手心这团温热,他还是要同以往一样,踩着夜色慢慢走向自己那间次卧,然后转身关上门,缩在被子里沉沉睡去。


今天当然是不一样的。


在James担心地拉拉他的手之前,...

【hollanfield】七年之痒(二)

出场人物多了我就不习惯用中文译名了,还是换回英文了哈。

写离婚文学真的好快乐(瘫)


2030年,5月。


Tom刚把车停在Holland宅子门口,Asa就从另一边下了车,从后备箱里取出准备好的礼物,站在围栏边等他。


车门关上的声响让Tom觉得一段寂静终结了。这一路上大多数时间里,Asa只是用胳膊肘撑着车窗,向外看闪过的景色。而当Tom每次想开启一个新话题,就有股力量绑住了他的舌头,让他觉得张开嘴发出声音就要耗费很多力气了。很显然应付完开车的精力不能支持他做这项抗争。


他想,Asa如果想聊天,自然会开口的。


所以他们得到了2小时的安静。...


“作者应该从写作的乐趣中,从郁积在他心头的思想的发泄上取得写书的报酬……”


“如果我对自己写作除了自娱以外还抱有其他目的,我就是个双料的傻瓜了。”

1/11

© 水在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